中国歌剧表演艺术家田浩江歌唱低语人生

这些年,田浩江及夫人廖英华全力投入「我唱北京」,今年2月林肯中心演出,十分成功。
这些年,田浩江及夫人廖英华全力投入「我唱北京」,今年2月林肯中心演出,十分成功。

「30年前的12月17日是我从北京踏足美国的第一天,一位中国工人追求自己梦想,最后成为国际舞台的歌剧家,中国古语有云『三十而立』,我要把这30年的经历,以歌唱方式来表达这个对我别具意义的日子。」男低音的田浩江,说起这段说过无数次的个人故事,还是那么深沉动听。

「我还记得那一天,从肯尼迪机场背着一把结他踏入纽约,紧张、兴奋、淼茫几种感觉同时涌入内心,这种感觉到今天还是那么深刻。」来纽约第一个活动,田浩江选择自己从没有机会去过的大都会歌剧院看表演,「场面盛大,演出精采,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震撼。」在震撼中田浩江告诉自己,有一天自己也会在这个台上演唱。

毕业后,田浩江是与美国大都会歌剧院连续签约19年的中国歌剧表演艺术家,曾与世界三十多着名歌剧院合作过,「全世界的歌剧院,我都踏足过演出,闻名的歌剧,我也参与唱过,个人开的演唱会,也超过百次以上,但是12月17日在卡内基的独唱会,将会是我生命中意义非凡的一天。」田浩江说。

大都会歌剧院制作的「诺尔玛」,田浩江的造形。
大都会歌剧院制作的「诺尔玛」,田浩江的造形。

因此他精心选择了当日的曲目及伴奏,伴奏是他合作百次以上的钢琴伴奏韦福根,特意从上海音乐学院来为他伴奏,「除了合作的默契,最重要是大家都是同年代的人,有相同的背景及经历,对音乐的理解有不言而喻的共鸣。」年近60岁的田浩江认为相同社会经历减少许多解说。

当日曲目分成四部份,第一部份为「中国艺术歌曲」,包括「满江红」、「教我如何不想她」、「大江东去」、「花非花」等等,田浩江说,这些曲目在他年轻时十分「火红」,没有唱歌的人不唱这些家传户晓的艺术歌,这些歌不单提醒他来自中国,同时也是中国近代作曲家的辉煌一页。

第二部份为「我的歌剧启蒙咏叹调」,包括莫札特的「费加洛的婚礼」,田浩江表示,这些都是他在80年代演唱过的歌剧选段,它标志着难度与技巧。

大都会歌剧院制作的「图兰朵」,田浩江演帖木儿。
大都会歌剧院制作的「图兰朵」,田浩江演帖木儿。

第三部份为「我的个人经历歌曲集」,当中包括「马车夫之歌」、「三套车」、「橄榄树」、「伦敦德里小调」、「马车从天上下来」(黑人灵歌)等等,田浩江说,这些歌都是他的生活及精神,云游四海时的足迹。

第四部份为「我和『我唱北京』」,田浩江将与来自世界各地12位年青声乐家,同台共唱「月亮代表我的心」、「我爱你中国」及「从茉莉花到图兰朵」,近这些年,积极培训世界年轻声乐家的田浩江及夫人廖秀华,通过歌唱认识中国文化,这次所有入场收入都放在「我唱北京」培训计划。

「没有艺术家永远在台上,多年来,我不安分的个性没有变,写书、演话剧、当导演及写乐评都是接下来我想做的事,我喜欢跟着自己的感觉走。」田浩江目前与妻子全球地跑,延伸自己的理想,田浩江个性很淘气,每次提到那位近乎「万能」的太太,从前是情深的凝望,现在已经是俯伏膜拜了。

两年前,田浩江的自传「戏剧人生」,从文革说起,深受那一代成长的人共鸣。
两年前,田浩江的自传「戏剧人生」,从文革说起,深受那一代成长的人共鸣。

「西方歌剧观众老化,全美至少有五间我曾经唱过的歌剧院已经没有了,中国则有歌剧最年轻的观众群。」田浩江说自己在北京长大,有深厚感情,他想以个人经验为中国歌剧界发挥作用,「我唱北京」是其中一步。

「我的人生不断在长跑,三十而立,其实是个起点,因为我想做许多事,而且要做到最好,每天活在巨大压力下,挣脱舒服是人生很重要一课。」田浩江说,「每当我遇上困难,我回想年轻时,歌剧是多麽遥远的梦,三十年后,我可以独自站在卡内基上,以歌唱述说个人故事,所有困难都不算甚麽了。」田浩江语音低回说着,似在分享,也在自我鞭策。

田浩江「三十而立」独唱音乐会,12月17日下午七时半在卡内基ZankelHall演出一场,票价从50至600元,详情查Carnegiehall.org,卡内基音乐厅位于曼哈顿七大道57街。

来源:星岛日报,文:周静然

1,307 total views, 1 views toda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我要留言!